吉林人大代表为东北正名:东北不是“傻大黑粗”

原标题:“东北可不是‘傻大黑粗’”——吉林人大代表为东北创新“正名”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 题:“东北可不是‘傻大黑粗’”——吉林人大代表为东北创新“正名”

新华社记者 段续 高敬

“提起东北,大家就觉得是‘傻大黑粗’,这样想大错特错!”在3月6日吉林省代表团向媒体开放的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长春光机所学术委员会主任王家骐特有的语调,引来了与会者和前来采访的记者们阵阵笑声。

“我1958年到长春,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汽车城、电影城、光机城……长春的称号让我特别自豪。”王家骐说,“东北才不是‘傻大黑粗’,在创新领域说是‘高精尖’都不为过。”

王家骐的话得到许多代表的认同。我国第一颗自主研发的商用高分辨率遥感卫星“吉林一号”、时速350公里的“中国标准”动车组、重组人胰岛素及制剂……仅在这几年的吉林,就涌现出一大批科技创新成果,“加上辽宁、黑龙江,更是不胜枚举。”一位代表说。

“说出了吉林人、东北人的心里话”“我们创新优势强、成果多,外人说我们创新落后,心里特不舒服”“困难是暂时的,创新是持续的”……王家骐代表发言时,吉林团的许多代表在台下开始小声交流,对东北“傻大黑粗”的固有印象有“一百个不服气”。

“在吉林,每一万人中科学家、工程师、在校大学生占比排在全国前列,中科院长春光机所、中科院长春应化所、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等近60个科研院所和知名高校落户在吉林省。”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巴音朝鲁的一席话,让许多前来采访的外地记者露出了惊讶神情,他们或是将录音笔更靠近扬声器、或是飞速地敲击着键盘,生怕遗漏。

王家骐认为,吉林、东北的创新有着优良传统,“在科研过程中,我们团队十多年经常不休双休日,没有元旦、五一、十一等假期,到了除夕也仅仅休息下午半天时间。”王家骐说,“东北人、吉林人有着根植在骨子里的创新基因。”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虽然有着较好的创新优势和基础,但体制机制不活、产业结构不优、内生动力不强,制约了东北经济、吉林经济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认为,让科研成果优先在东北地区转化,是优化创新发展的重要抓手。柔性汇聚创新资源,发挥创新优势,延伸光学遥感、生物制造、粮食深加工等产业链条,实现新旧动能转换,老工业基地就能华丽转身。

“不持续创新就会‘死亡’。”巴音朝鲁说,“我们自己造的高铁开始在世界上许多城市跑,我们自己的卫星开始在地球上空照,人流、物流、信息流的互联互通也在联、在动,创新会给东北带来无限的发展活力。”


政府报告哪些话最具含金量?

我一直呼吁,我们的媒体不要老盯着雷人的话语和提案,以及一些文化界的委员是不是眯着眼睛,而是应该承担起一个媒体对国家和社会该承担起的责任,多关注民生和与国家的前途紧密相关的话题。


领导讲话请跟老江湖学着点

亲爱的领导同志,如果你希望大家记得你的好处,最好能不时回想李丰平、哈维尔的话,在自评或评人时留有余地一点。当然,你要是不介意咱替你坏处想一想,那就让各方的马屁来得更响亮一些吧,再不时爆几句惊人之语。


雾霾税,让各种税情何以堪

如今雾霾笼罩大半个中国,不良企业污染在先,地方政府部门监督失职在后。老百姓无缘无故增加了空气净化的成本,付出身体健康的巨大代价。许健康委员,你是“健康”界标杆,等人民吸饱了雾霾又催交雾霾税,这样真的好吗?


为什么不能以共产主义洗脑?

为什么当下有那么多人宁愿被宗教洗脑,而不愿被共产主义洗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人对宗教信仰笃信不疑,而对共产主义置疑甚至排斥?

吉林人大代表为东北正名:东北不是“傻大黑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