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贵仁:中国办的大学是社会主义大学

新华网北京3月7日电(记者姚远 熊争艳)“对大学教材的管理不是不要开放,而是为了更好的开放。”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7日在北京说。

“教材是一个国家意志的体现,加强大学课堂教材的建设管理是各国的普遍做法。”袁贵仁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的教育界联组讨论上作此表态。

袁贵仁今年初在《求是》上发文,提出要“坚决抵制那些传播西方错误观点的教材进入我们的大学。”

袁贵仁说,中国办的大学是社会主义大学。“我们就是要通过教育来培养学生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认同、政治认同、情感认同,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以及我们的文化自信和价值观的自信。”

编辑:SN117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袁贵仁:中国办的大学是社会主义大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