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出任铁道部长全面整顿铁路

“铁路问题超复杂,不仅有体制问题,派性是个更重要的问题。解决铁路问题难度较大,要在调査研究的基础上,争取半年解决。”

“1975年,邓小平复出。面临“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混乱局面,为挽救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邓小平决定展开全面整顿,并把铁路系统定为全面整顿的突破口。被喻为国民经济大动脉的铁路运输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严重冲击,许多铁路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主要干线严重堵塞。整顿铁路是一项极为重要而又充满风险的任务,刚刚被任命为铁道部部长的万里临危受命,站到了改革的风口浪尖上。”

出任铁道部部长,全面整顿铁路

1975年1月13日到17日,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大会选举朱德为委员长,任命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邓小平为国务院副总理,这次会议上重新提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就是在这次会议上,万里被任命为铁道部部长。邓小平复出之后,摆在他面前的是八年“文化大革命”造成的一片混乱,国民经济濒临崩溃局面。如何收拾这个局面?这是他心中思考的一个大问题。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刚刚结束,他就以非凡的胆识和魄力展开了全面整顿。全面整顿从哪里下手?邓小平把突破口选择在铁路系统。万里没有从事铁路工作的历史,对这方面的情况是生疏的。现在“开路先锋”这副重担压在他肩上,他从心里感到沉甸甸的。开始中央领导人找他谈话,要他出任铁道部部长时,他本想推脱,但看到重病住院的周恩来总理的信任,老领导邓小平的支持,一种责任感使他勇敢地担起了这副担子。1975年1月18日,人大会议结束的第二天,万里就走马上任来到了铁道部。万里到铁道部碰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交、铁分家,组建铁道部。在这之前,铁道部与交通部合并在一起,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上决定分设。

邓小平两次召见,听取工作汇报

1月28日,万 里 刚 刚 上 任10天,邓小平就召见万里听取情况汇报。万里说:“现在突出的问题,一是运输生产下降。文化大革命以来,全路职工总数和机车、车辆、线路等装备都有所增加。可是运输生产不但没有随着增加,反而大幅度下降。二是事故惊人。1974年全年发生重大事故和大事故多达750多起。三是机车车辆损 坏 严 重。全 国 机 车 完 好 率 只 有60%,大部分机车不能按期维修,不少机车带病作业。四是一些铁路枢纽、重点站段经常发生堵塞,致使大部分列车不能正点运行。尤其是徐州、郑州两大铁路枢纽。”邓小平听完汇报后说,有这么几个问题要解决:“第一,关于体制问题,应当实行铁路运输的集中统一领导,把权力集中到中央,铁道部在中央直接领导下工作;第二,关于干部管理,由铁道部统一管理、调配使用,与地方脱钩;第三,关于运输生产,要建立健全的规章制度,加强组织纪律性,保证安全正点。”邓小平又征询万里的意见:“你看还有些什么问题?”万里说:“铁路问题超复杂,不仅仅有体制问题,恐怕派性是个更重要的问题。解决铁路问题难度较大,要在调査研究的基础上,争取半年解决。”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不能拖,不能等,要用最快的速度,最坚决的措施,迅速扭转形势,改变面貌。”他稍微缓和了一下口气,接着说:“你们回去以后研究一下,给国务院写个报告。”第二天上午,万里主持召开了铁道部党的临时领导小组会议,传达了邓小平的意见。对于交、铁分家,建立集中统一领导的铁道部,领导小组认为要使大家认识到这是形势发展的需要,不是简单的历史重复;是有变革,有创新,不是“复旧”。对于领导干部中存在的派性问题一定要解决。离第一次召见仅仅九天后的2月6日晚上,邓小平和副总理纪登奎、王震等再次召见万里。邓小平反复强调:要用最快的速度、最有力的措施,迅速改变铁路面貌。万里上任不到20天,邓小平两次召见,并一再强调:要用最快的速度、最有力的措施,迅速改变铁路面貌。

中央下发著名“9号文件”

根据邓小平的指示,万里会同国家计委副主任房维中组织人员,开始起草《中共中央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差不多在起草文件的同时,2月25日至3月8日,中央在北京召开了解决铁路问题的全国工业书记会议,万里在汇报中如实地讲述了徐州问题。他认为徐州问题的要害是派性在捣乱。要从根本上解决铁路上的问题,必须先解决派性问题。对那些闹派性的人,要进行批评教育;对那些派性严重而又不肯悔改的领导干部和派头头,则要采取必要的组织措施,该调的调,该撤的撤,该处分的处分,不能姑息,不能迁就,不能再等待。邓小平十分重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的起草工作。当文件初稿完成送他审阅时,在“所有铁路职工,都要做好本职工作,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一切行动听指挥。领导干部、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要成为遵守纪律的模范。对在抓革命、促生产中表现好的职工和单位,要给予表扬。表现不好的要进行批评教育。”文件草稿送中央政治局讨论。在政治局会议上,没有遇到阻力就通过了。之后,报毛泽东审定。很快,毛泽东也圈阅了。1975年3月5日,《中共中央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下发到县、团级。这就是闻名的中发[1975]9号文件。9号文件的特点是,解决铁路问题旗帜鲜明,态度坚定,措施具体有力,在文风上也一扫空话、套话连篇的党八股作风,是多年来没有见到过的好文件。文件开宗明义指出:铁路运输当前仍是国民经济中一个突出的薄弱环节,不能适应工农业生产发展的需要,不能适应加强战备的需要。为了迅速改变这种状况,文件作出了五条决定,主要是:——全国所有的铁路单位,都必须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提出的“还是安定团结为好”的方针,落实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提出的各项任务,掀起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高潮。——实行全国铁路以铁道部领导为主的管理体制。重申:全国铁路必须由铁道部统一管理,铁路运输必须由铁道部集中指挥,铁路职工必须由铁道部统一调配,铁路的政治工作和运输指挥工作必须统一起来。——省、市、自治区党委要继续加强对铁路工作的领导。各铁路单位的政治运动和地区性的社会活动,仍由有关省、市、自治区统一部署。对于当前极少数问题较多,严重影响全国铁路运输的单位,有关的省、市、自治区党委必须采取有力措施,限期加以解决,不能再拖。铁路部门要更好地依靠地方党委,牢固树立与地方商量办事的作风,搞好同沿线群众的关系。——建立健全必要的规章制度,加强组织纪律性,确保运输安全正点。要发动群众,首先把岗位责任制、技术操作规程、质量检验制度、设备管理和维修制度等建立健全起来。这些制度,是必须的,没 有 不 行,有 了 不 执 行 是 不 允许的。——整顿铁路运输秩序,同各种破坏行为作斗争,加强无产阶级专政。铁路运输是否畅通,关系到发展国民经济和加强战备的全局。对于一切破坏活动,都要依法严惩。各地党委要认真掌握政策,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历史证明:9号文件是“文化大革命”中一份极为重要的文件,在1975年铁路整顿过程中发挥了纲领性作用,在国民经济各行各业整顿中发挥了指导性作用。铁路整顿的核心是批判派性,整顿领导班子,其实质是对“文化大革命”的否定。

徐州铁路整顿告捷

1975年3月9日,全国工业书记会议一结束,万里就带着中央9号文件和工业书记会议精神,会同江苏省委负责人到了徐州。此前,3月6日,即9号文件发出的第二天,万里就派铁道部党的临时小组成员李新率工作组去了徐州。“文化大革命”中,徐州铁路分局内部的帮派,同地方的帮派纠缠在一起,相互之间矛盾尖锐,斗争虽然时起时伏,但从来没有止息。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一开始,派性斗争立即激化,且不断升温。这时,本已混乱的徐州铁路运输更趋恶化。领导班子半瘫痪,调度不灵,站内线路堵塞,货场货物堆积如山。徐州分局的问题,危及全路,为全国瞩目。万里同江苏省委负责人赶到徐州,第一件事件就 是 把 中 央 的 指 示 直 接 向 群 众宣传。10日,召开了徐州铁路分局全体职工、家属参加的传达9号文件万人动员大会;11日,召开了徐州市、徐州地区党员动员大会;13曰,万里出席了分局机务段全体职工确保铁路畅通誓师大会。接着,万里马不停蹄地出席家属座谈会等各种各样的群众座谈会。在各种场合,万里反复地宣讲中央9号文件和工业书记会议精神,一再强调贯彻落实毛泽东提出的: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还是安定团结为好,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三项重要指示”,要求以这“三项指示”为纲,迅速改变局面,把铁路运输搞上去,并限期在3月底之前解决问题。万里利用各种机会批判派性。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徐州问题主要是派性严重。派性破坏安定团结,破坏运输生产,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万里指出,派性是与无产阶级党性相对立的,必须进行批判和斗争;派性是普遍存在的,大量的是人民内部矛盾,要通过批评、自我批评加以解决。对少数带头闹派性的头头,要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改正了的既往不咎,继续闹的,严肃处理。“一批二撤三调离”,也就是说一要进行严厉批判,二要撤掉领导职务,三要调离原单位。对于不服从调动者,停发工资。对于顽固不化,继续闹派性,触犯刑律的要绳之以法。在全市形成围剿派性的气候下,煽动派性、搞打砸抢、威吓群众的造反派坏头头顾炳华被抓了起来。此举震动了徐州,人心大快。万里相信,绝大多数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群众是思安求治,厌恶无休无止的派性斗争的。一旦把9号文件的精神向广大群众讲清楚,一定会得到坚决拥护,最后形成巨大的精神和物质力量。很快,万里和群众的愿望变成了现实。整个徐州分局出现了一个学习、宣传9号文件精神的群众运动。一次万里问一位家属委员会的委员:“知道9号文件吗?”她说:“我们都听传达了。”这位妇女把文件的基本内容讲述了一遍后说:“这是毛主席圈阅了的文件,要我们家属都知道,我们还能不积极行动吗?”在形成强烈的舆论氛围的同时,万里重点抓了分局领导班子的整顿。他了解“文化大革命”以来各种错误思潮对人们思想的侵蚀,也了解一些领导干部的难处,所以他强调要“多换思想少换人”。确保干线畅通,把运输生产搞上去是铁路工作的中心。万里要求徐州铁路分局做到“畅通无阻,四通八达,安全正点,当好先行”。徐州铁路分局的薄弱环节在哪里呢?万里认为主要是机务段。这里不但是运输生产的要害部门,而且是派性激烈争夺的地方。他要求分局党委集中力量解决机务段的问题。徐州铁路分局的运输秩序混乱,问题严重。阻拦火车、中断运输、损坏车辆和铁路设施的事时有发生。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内外勾结、破坏运输生产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万里要求分局和地方公安部门密切合作,进行整顿。到3月19日,万里在徐州整整度过了10个白天、黑夜之后,乘车离开了这块一度昏天黑地,而今初见晴朗的天地。万里的徐州之行迅速结出了果实:津浦、陇海两大干线的徐州区枢纽很快畅通无阻,1975年4月 提 前3天 完 成 运 输任务。

三下郑州局解决问题

1975年铁路整顿的重点和难点是“两州”。一个是徐州,另一个就是郑州。郑州地处中原腹地,是京广、陇海两大铁路的交会点,是全国铁路的心脏和枢纽。这里是否畅通,对全国铁路运输影响极大。贯彻中央9号文件和工业书记会议精神,以及徐州局改变面貌的典型,在全路乃至全国形成了强大的冲击波,运输生产形势迅速好转。而郑州局却每况愈下,到5月份全国20个铁路局都超额完成任务,只有郑州一个局没有完成任务,与全路形成了巨大反差。鉴于这种情况,6月初,万里偕同李新第二次专程来到郑州局。根据铁道部调查组关于新乡铁路分局的调查和群众的反映,万里和李新决定就先从这里下手,6月2日召开分局党委常委会,研究解决邢介江的问题,决定从组织上采取果断措施。6月3日,他们在新乡 分 局 广 场 上,召 开 了 一 个 有8000多人参加的职工大会。万里在会上发表讲话。解决新乡分局的问题,对解决郑州的问题是个突破,是个序幕。新乡分局问题的根子在郑州局,所以必然遭到郑州局和河南省—些人的反对。6月4日至9日,在万里亲自参与主持下,郑州局连续召开了几次党委会,会上围绕新乡铁路分局与郑州铁路局的问题进行了—场激烈斗争。郑州局已经拖了全国铁路运输的后腿,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加以解决。于是万里和李新提出了调整郑州局领导班子的方案,征得河南省委主要领导人刘建勋、耿其昌等的同意,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纪登奎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批示,二位副总理表示同意。6月10日,召开了郑州局机关干部会议,万里在会上着重分析了郑州局运输生产上不去是因为不安定、不团结,是派性在干扰,是坏人在捣乱。万里说:“郑州局所处地位十分重要,必须严格管理,严格要求。你们是全国铁路心脏部位,不能‘心肌梗塞’,工作只能做好不能做坏,要力争上游,当开路先锋。毛主席、党中央和全国人民都十分关心你们,对你们寄予厚望,希望你们不负众望,团结起来把生产搞上去,尽快扭转形势,改变面貌。”万里这番讲话,很有针对性,受到大多数人的欢迎,却遭到少数人的坚决反对。有人说万里讲话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是否定“文化大革命”,他们表示要和万里斗争到底。7月24日下午,李先念、华国锋、吴德等中央领导在京西宾馆接见了郑州局的主要领导人唐岐山、苏华、胡逸平等,万里、刘建勋参加。华国锋说,河南形势是好的。解决邢介江的问题就是为了发展河南大好形势,邢介江破坏铁路运输,扣截铁路运输物资,投机倒把,问题性质很严重。铁道部解决郑州问题大方向没有错,不要只抓一两句话不放。最后,李先念说:“中央9号文件很重要,如果没有万里同志到处去贯彻,铁路不会这么快畅通了。我对铁道部解决新乡问题是支持的。”这次会议期间,纪登奎外出到浙江去了。接见后,李先念同纪登奎通了电话,商定:纪登奎从杭州直抵郑州,同万里、刘建勋一道去郑州。

一年遭遇三次不幸

就在邓小平加强对各条战线进行全面整顿,拨乱反正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四人帮”掀起了“反击右倾翻案风”。在揭发批判邓小平“右倾翻案风”的同时,揭发批判万里的“错误”,万里成为铁道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重点了。1976年对万里来说是十分不幸的一年。粉碎“四人帮”不久,一次,万里对看望他的记者说:“1976年是我们国家最动荡多变的一年,也是最不幸的一年——周总理逝世,邓小平下台,朱老总逝世,唐山大地震,毛主席逝世。这一年,也是我个人最不幸的一年:母亲去世;我本人得病入院;挨批斗,被赶下台。”万里在谈到他母亲病逝时很伤心。万里的母亲只有万里这么一个儿子。万里参加革命后,就离开了家乡,离开了母亲。万里走后,他的母亲在担负沉重的家庭生活负担的同时,还积极支持革命,默默无闻地为革命做了许多贡献。全国解放以后,万里到了北京,才把他的母亲从东平接到北京。万里十分感激母亲在那艰苦的年代里,家境十分艰难的条件下供他念书,深感母亲的一生是很不容易的!可是,就在1976年5月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刮得天昏地暗的时候,母亲病重。此时,万里正在受批判,不能尽孝在母亲身边,国事家事挤在一起,他心情非常难过!“1975年铁路整顿,我大部分时间是在下边,几乎跑遍了所有铁路局,到第一线,搞整顿。这一年是最辛苦的一年,最累的一年,也是取得成绩最明显的一年,问题解决了,运输生产上来了;可是,没有想到到头来挨批挨得最厉害。我想不通,不求有功,但也不能把功当成过,当成罪。”思想不通,但又得违心地去检讨,这种心情是难以言喻的!母亲病重,万里多想日夜守护在母亲的身旁啊!可是天天挨批判,做检讨,身不由己,难以顾及。5月11日夜里两点多,万里的母亲让护理人员把万里夫妇叫到病床前,最后看了儿子一眼,拉着儿子的手,与世长辞!1976年万里遭遇的第二件不幸的事情是生病住院。5月间,万里腿痛,医院诊断是“脉管炎”,要他休息治疗。万里这个人非常要强,当时运动很紧张,他没有住院治疗。到了6月上旬,他走路时有一条腿已使不上劲儿,有时一瘸一拐。他的小腿已经很明显地一条粗、一条细了,病情很严重。医生说:这种病闹不好是要截肢的,甚至有生命危险。6月15日,万里住进了北京医院。第三件不幸的事是挨批判,被赶下台。1975年,铁路整顿,万里风尘仆仆、辛辛苦苦地大干了整整一年;1976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万里被大批了整整一年。万里住院后,“四人帮”及其追随者们并没有放松对万里的批判。6月20日,孙健亲自到北京医院向万里宣布中央的决定:“铁道部日常工作由郭鲁主持”,要“万里检査交代问题”。郭鲁等人此时对此分外积极,穷追不放。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审査万里的问题,几次去医院,要万里交代问题,并准备召开部机关群众大会,对万里进行批斗,以便上报定案。万里的夫人边涛说:说起这件事儿可真有点“神了”,他们曾经三次准备开批斗大会都没开成。第一次是7月27日郭鲁派人到医院通知万里,次日召开全部机关大会,要万里检讨,结果第二天凌晨,发生了唐山大地震,没开成。第二次是9月8日,郭鲁又派人到医院,要万里准备作检査,结果第二天毛主席逝世了,又没开成。第三次是10月6日,郭鲁又派人到医院通知万里准备接受批判,结果就在当天,“四人帮”垮台了。1977年4月,万里被任命为轻工业部第一副部长、党组书记。然而,铁道部的群众呼声强烈,迫切希望他回铁道部,有人说:万里的铁道部部长,是经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任命的,去年批邓时只是说“他在交代问题”,并没有免去他的部长职务。1977年6月上旬,中央找万里,当时万里在下边检査工作。轻工业部找不到他,转请铁道部值班室代找。铁道部值班室在营口找到了万里,通知他立即回京。营口铁路职工得知万里在营口,数百人自发地来到车站,为他们的老部长送行,场面十分感人!为人民群众做好事,必然会得到群众的拥护和爱戴,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历史事实一次又一次为万里作了见证!

(原始来源:泰山晚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送外卖为何成大学生创业首选

中国的服务业之所以总体而言发展滞后,主要还是因为存在着一系列的体制机制桎梏,譬如金融、电信、邮政等部门的垄断或准垄断问题,如果能尽快破解,“最大限度‘松绑’服务业”,那么,中国大多数学生心目中的创业首选,就绝不会是“送外卖”了。


中国人为何去韩国考驾照?

虽然“漂洋过海学驾照”并回国内换证的行为不应该得到鼓励,但在法不禁止即为自由的法理精神下,在国内驾考市场严重不规范,学费偏高、通过率低、拖延时间长的语境里,相信距离韩国较近的整个华东和华北地区仍然将会普遍存在赴韩考驾照的现象。


代课教师为何不能同工同酬

无法在划入编制,可能与国家政策有关,可是,就是没有编制,也不能不保障这些没有“教师”编制、身份,却干着教师的活的人员的薪酬待遇。这是明显侵犯这些“教师”的合法权利,当地政府实际上是以编制为借口,想廉价使用这批人员,完成当地的教育任务。


万里远去,江山依然

如果将时间拉长,用更历史的眼光去看待历史上的人和事,去看100年前,1000年前,2000年前的人和事,“将属于你的完全归还给你”的伟大的人物,至今还没有出现。因为,行驶在胡同里的那辆车,还在以以撞了左墙撞右墙的方式前行。

万里出任铁道部长全面整顿铁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