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用臭马桶作比喻批“港独”

单仁平

富商李嘉诚17日说,香港人不会认同“港独”,香港没资格、也不可能“独立”。李嘉诚道出的乃是大实话,香港无法独立,就像香港不是“世界屋脊”一样真实。

“港独”最初被极少数人喊出来时,对香港来说好似有人在大街上放了个屁,闻到的人在鼻子前挥了下手,它就随风而散了。然而慢慢地,这股臭气不时飘来,原来有人把臭烘烘的马桶摆到了街上,迫使过往行人即使不愿意也要跟着吸两口。

很多人讨厌街头上的这个臭马桶,但也有些人强调在街上摆什么都是“自由”。他们说既然街上可以摆摊,可以坐下来喝咖啡,接受有个臭马桶就成了民主的表现。这种说法震住了一些人。

最早提“港独”的那个叫陈云的人在街上散出了第一股臭气,港大《学苑》杂志相当于那个臭马桶,它最近出版的新一期公开主张香港应在2047年成为“受联合国认可的独立主权国家”。而现在公民党党魁梁家杰等人成了“摆马桶有理”的鼓吹者,公民党的最新宣言提出香港的“本土自主”原则,梁家杰宣称他个人不支持“港独”,但认同“立国”可以是坊间的一个选项。

中国幅员辽阔,个别地方就有了宣扬“独立”的不切实际者。“藏独”“疆独”“台独”等给国家添了一些堵,它们当中最狂妄的要算“台独”了。但“台独”近年也被大陆修理得灰溜溜的,“台独”载入党纲的民进党也压低了声音,蔡英文闪烁其词,估计她在未来好几年都不敢公开对舆论说“台湾独立”。

“藏独”就更怂了。“藏独”头目达赖喇嘛四处辩称自己主张的是“西藏高度自治”,对于大陆批判他搞“藏独”,他总是装出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委屈。

“疆独”更不成形,国际上没人搭理,热比娅和其追随者也不好意思挂在嘴边。对于中国人怒斥的“东突”,热比娅那帮人一个劲地与之切割。他们知道“疆独”名不正言不顺,因此宣称“东突”组织早就自行散掉了,新疆的暴恐事件与“东突”无关,都是“反抗民族压迫的自发行动”。

如今又冒出了“港独”。不能不说,这是中国各种“独”中最厚颜无耻、不知天高地厚的一族。对内地社会和香港广大有正义感的民众来说,批它恐怕都嫌脏了舌头。

我们觉得根本没必要罗列“香港独立”所缺少的那些政治、经济和地缘条件,我们相信全香港人,包括那些“港独”的鼓吹者都很清楚,“港独”的可能性是零。

这里要指出的是“港独”分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肮脏的另有所图。他们是要制造一个虚假的,但却能够玩得起来、且惊世骇俗的话题,围绕它纠集香港社会中最偏执的东西,打造极端政治逆流。从这个意义上说,“港独”是一步到位的顶级恶毒概念。

别的不太好说,但离“港独”的远近,似乎可以做评判各种力量对香港未来具有建设性或破坏性的尺子。

“港独”目前被认为依然是口号。然而不难预测,如果它今后变得更加猖狂,实质威胁到香港的稳定,那么它迟早将成为法制打击的目标。

当下人们对“港独”多少还有些搭理它有点抬举它,不搭理它又有点纵容它的“两难”。也许有一天这样的犹豫会被“港独”的嚣张恶作打破。换句话说,当街上的那个臭马桶臭得让大家怒不可遏时,别管它边上围了多少因为中毒而闻臭成瘾的粉丝,清除它决不会是件很费力的事情。▲(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杀掉圣战者,世界会变好?

2011年,臭名昭著的恐怖大王本 拉登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员击毙。在欢庆除掉了国家公敌的同时,美国舆论界也对此表达了隐隐的忧虑:杀掉本 拉登,真的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吗?


烟草局长您真懂中国文化传统

针对一些国家立法规定在烟盒上印制烂肺、烂口、骷髅等“重口味”警示图标,全国人大代表、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段铁力表示,在烟盒上印警示图标不符合中国文化传统,且目前没有增加图标的打算。


历史不可假设?历史可以假设

世界上的事物是复杂的,一个事物往往具有多方面的意义。我们看问题解释问题,不可顾此失彼,以偏概全,在强调一种说法的时候,忘记了还有其他许多道理的存在。


中国大学发展必须清楚的方向

自由和独立是未来大学的主要品质,如果这种品质不能在大学里自由生长,中国大学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就是天方夜谭,就是画饼充饥,就是自娱自乐。

环球时报用臭马桶作比喻批“港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