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独”集团内斗升级:有人不满竞选舞弊自杀

中国西藏网讯 4月6日,“藏独”集团一高官、“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长”向“内阁办公室”递交了辞呈,辞去其“部长”职位。他不是第一位近期辞职的“藏独”官员,今年 2月, “流亡政府外交与新闻部部长”发布辞职声明。随后,她对正在进行的“大选”和“候选人”进行了严厉批评。

这位高级官员在解释原因时称,自己因“从道德的角度未能尽职”而决定辞职。分析相信,他的离开与之前达赖喇嘛批评“流亡藏人”社区道德水平下降有关。

自2015年以来,被达赖寄予厚望的“民主选举”并未带来他预计的良好效果,反而成为“催化剂”,暴露了“流亡政府”中派系和官员个人矛盾,达兰萨拉出现了颓势,包括达赖自己在内的很多人表现出了失望的情绪。

最明显的是政治上的裂痕甚至混乱。法国人克劳德·亚庇在近日撰文中称,达赖喇嘛曾问参加“藏人流亡政府”选举的两个“候选人”:“你俩的拳击比赛进行得 怎么样了?”一心学习西方民主技巧的达赖也清楚,竞争到最后已成为“候选人”之间的相互攻击,甚至派系的争斗。一名“流亡藏人官员”因不满竞选舞弊而自 杀,“外交和新闻部部长”及“安全部部长”两个重要官员的接连辞职可能也与局势的改变有关。

随之而来的是道德风气的污化。达赖自己在一次讲话中承认,“流亡社区”中的确出现了一些方面的退步,包括佛法方面和藏医学方面。他指责某些人“不思进取,整天摆出一幅冠冕堂皇的样子”,还有人“嘴上说道德,但做得却是另外一套”。

虽然达赖并没有明确是谁,但有报道认为,他是在敲打两位“候选人”:一个被指责将悬挂在美国“西藏办公室”的达赖喇嘛像撤掉,换成自己的肖像;另一个则被爆出“杀人夺妻”的丑闻。此外,曾在“流亡政府”中任要职、地位颇高的桑东也表示,自己因对选举失望而没有投票。

令达赖头疼的还有更多。缅甸总统吴廷觉当选后,藏人“流亡政府”方面积极发出贺电,但目前为止还未得到回应;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当选后,达赖亲自祝 贺,并未等来蔡的积极反馈。之前一度与达赖方面交好的捷克,也翻牌“拥抱熊猫”。而达赖4月访问英国的行程搁浅,更是引起外界猜测。

(中国西藏网 文/赵钊)


大学目标不能是特朗普马云?

尽管大学的普世使命都是创造知识、传承知识和培养人才,但是办大学不能搞“四个统一”(统一标准、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评估),不同层次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具体使命,同一层次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具体特色。


熟人之间潜规则造成巨大成本

我觉得熟人本身超越规则造成制度成本巨大,熟人在一对一博弈当中也是成本巨大,而人们往往浑然不觉这种隐含在面子下面的成本。


信息爆炸的今天,你点书了吗

古人读书是很慢的。今天,在信息、知识爆炸的时代讲“慢读”真是有些奢侈,然而还要提倡“慢读”。


自行车在中国的百年兴衰

自行车刚传入中国时,曾是奢侈品。后来,自行车成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再后来,自行车被视为公共交通的“敌对势力”。现在,自行车则成为城市交通体系的补充者。

“藏独”集团内斗升级:有人不满竞选舞弊自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